界牌陶瓷:曾被當作國禮,如今俏銷(xiāo)市場(chǎng)一物難求


  衡山窯粉地褐綠彩牡丹花瓶(左) 衡州窯青釉浮雕蓮紋瓶(右)。


  御溫杯。


  高級禮品用瓷----紅梅酒具(1972年)。


  古法制釉。

  ■文/衡陽(yáng)晚報全媒體記者雷昕 圖/凌文武 陶瓷藝術(shù)工作室提供

  說(shuō)到界牌陶瓷,很多衡陽(yáng)人會(huì )想到御溫杯,殊不知界牌瓷器還有大掛盤(pán)、薄胎碗、將軍罐、旋轉花瓶等經(jīng)典作品,業(yè)界甚至還有“一件界瓷兩件景瓷”的說(shuō)法。

  1.傳承衍化千年“中國界牌”馳名世界

  在中國彩瓷的歷史長(cháng)河中,湘江流域的彩瓷游戲不可忽略。早在唐代,長(cháng)沙窯另辟蹊徑,打破陶瓷“南青北白”(指唐代時(shí)期中國南方的越窯青瓷和北方的邢窯白瓷)的格局,成為釉下彩瓷的發(fā)源地。

  唐末、宋元時(shí)期,衡州窯、衡山窯相繼興起,獨創(chuàng )的“粉底彩釉繪花”工藝影響深遠,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我國粉上彩釉裝飾瓷器的先河,經(jīng)傳承衍化,成為界牌粉底釉下五彩瓷燒制技藝中“施粉底釉”工藝的前身。

  據《衡陽(yáng)市志》記載,清雍正年間界牌瓷泥被發(fā)現,衡陽(yáng)界牌、衡山馬跡、衡東石灣三地窯場(chǎng)林立。

  清道光年間,馬氏兄弟在界牌排子嶺建窯制瓷。

  1913年,汪芝八兄弟首次引進(jìn)“洋墨”(氧化鈷),燒制釉下彩瓷。

  1931年,劉邦野建窯設廠(chǎng),大批量生產(chǎn)粉底釉下彩日用瓷。

  民國時(shí)期,界牌馬跡石灣三地有窯場(chǎng)上百家,陶瓷產(chǎn)品逐步由粗糙向精美方向發(fā)展。

  但遺憾的是,抗戰期間,窯廠(chǎng)破壞嚴重,大多停產(chǎn)。

  1962年,湖南省界牌陶瓷總廠(chǎng)成立。

  1963年,湖南界牌陶瓷研究所成立。

  1964年,開(kāi)始研制日用成套瓷器高級工藝美術(shù)瓷器和陳設瓷,并打入國際市場(chǎng)。

  20世紀60至80年代,湖南界牌陶瓷總廠(chǎng)成為全國七大陶瓷出口企業(yè)之一,產(chǎn)品遠銷(xiāo)海外七十多個(gè)國家和地區。

  為適應國際市場(chǎng)需要,商標“湖南界牌”更名為“中國界牌”,成為當時(shí)全國7家專(zhuān)門(mén)生產(chǎn)出口瓷企業(yè)之一。之后,“中國界牌”成為世界馳名品牌,擁有出口免檢通行證,享譽(yù)海內外。

  2.造就“中國界牌”的兩大關(guān)鍵要素

  界牌陶瓷的名片天下聞名,離不開(kāi)兩大關(guān)鍵要素。

  先天稟賦----具備高品質(zhì)瓷泥。

  界牌鎮瓷泥儲量巨大,礦源綿延30余里,瓷泥含鋁量多在20%以上,白度在93%以上,品質(zhì)極佳,是燒制高端藝術(shù)瓷、生活用瓷的理想原料,界牌也是全國三大瓷泥開(kāi)采基地之一。

  后天養成----一脈相傳的制瓷技藝。

  界牌鎮是界牌粉底釉下五彩瓷燒制技藝的發(fā)源地,輻射到周邊的衡山縣、衡東縣、衡南縣和永州市等地。界牌粉底釉下五彩瓷有白如玉、亮如鏡、聲如磬、薄如紙的特點(diǎn),其秘訣在于獨特的燒制技藝。

  界牌粉底釉下五彩瓷燒制技藝的七大工藝有制釉、制泥、制模、制坯、施粉底釉、彩繪、燒制。

  湖南省界牌陶瓷總廠(chǎng)、湖南界牌陶瓷研究所成立后,先后吸納了劉仲篪、愛(ài)新覺(jué)羅·華恕、賴(lài)忠會(huì )、葉秀炯、沈秋芳、夏獻國等一批藝術(shù)家加入。此后,還培養了凌文武等一批技術(shù)骨干。一批批陶瓷藝術(shù)家將中國山水畫(huà)和寫(xiě)意花鳥(niǎo)畫(huà)用于瓷器裝飾,推動(dòng)了該技藝的發(fā)展。他們立足傳統、創(chuàng )新工藝,開(kāi)發(fā)出眾多經(jīng)典作品。

  這一時(shí)期作品常被當作國禮贈送給各國元首界牌,界牌窯也被譽(yù)為“紅色官窯”。

  3.“中國界牌”的傳奇之作御溫杯

  普通瓷杯很難達到保溫的效果,這個(gè)難題被湖南省界牌陶瓷總廠(chǎng)破解。

  1972年底,雙層真空御溫杯研制成功,被送入中南海,成為毛澤東、周恩來(lái)等中央領(lǐng)導人的用品,并被指定為“國禮瓷”贈送給外國元首。

  1978年10月,鄧小平訪(fǎng)日時(shí)送給日本友人的禮品就是界牌陶瓷生產(chǎn)的御溫杯。

  1980年,御溫杯被湖南省外貿公司送往美國、德國、日本、澳大利亞等國家展出,并被中央、省級領(lǐng)導購用。

  御溫杯仿照皇宮御用九龍杯制造,杯體采用雙層結構,內層繪有隱花“金魚(yú)戲水”,在陽(yáng)光照射下若隱若現,具有夏天不燙手、冬天能保溫的特點(diǎn)。

  除了御溫杯,大掛盤(pán)、薄胎碗、將軍罐、旋轉花瓶等經(jīng)典作品也令人驚艷。

  將軍罐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界牌陶瓷研究所研制的國禮瓷。裝飾方式采用雕塑、浮雕、混水、金彩相結合,器物裝飾紋樣為連續圖案和梅蘭竹菊。

  劉仲箎制作、沈秋芳繪畫(huà)的“梅竹雙禽圖”薄胎碗,晶瑩剔透、白如玉、薄如紙。

  劉仲篪、沈秋芳制作的旋轉花瓶高130cm、直徑達100cm。

  器物之美,不止于形。在界牌陶瓷藝術(shù)家的創(chuàng )作下,這些精美別致的日用瓷、藝術(shù)瓷蘊含著(zhù)更深刻的文化內核。

  4.“中國界牌”正在找回往日榮光


  20世紀90年代末,受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影響,界牌陶瓷生產(chǎn)停滯,“中國界牌”從此淡出了人們的記憶。

  2005年,原湖南省界牌陶瓷研究所所長(cháng)凌文武成立陶瓷藝術(shù)工作室,專(zhuān)注界牌粉底釉下五彩瓷的燒制,生產(chǎn)雙層隱花御溫杯等釉下五彩瓷產(chǎn)品,還招收弟子20余名。神州、文武陶瓷工作室等陶瓷企業(yè)和陶瓷研究所,優(yōu)化雙層御溫杯產(chǎn)品設計,使產(chǎn)品更具實(shí)用和藝術(shù)收藏價(jià)值。目前,中國界牌雙層御溫杯俏銷(xiāo)市場(chǎng),一杯難求。

  2015年至今,凌文武帶領(lǐng)弟子共繪制創(chuàng )作釉下五彩瓷作品近1000件。其中,創(chuàng )作的“山寨之春”“故園情深”“江濤出岸險”等陶瓷作品,在參加全國、省級陶瓷藝術(shù)大賽中,分別被中國工藝美術(shù)協(xié)會(huì )、省工藝美術(shù)協(xié)會(huì )評為銀獎,10余件作品被授予銅獎。

  2011年、2016年,釉下彩瓷燒制技藝(界牌粉底釉下五彩瓷燒制技藝)先后被列入衡陽(yáng)市級、湖南省級非遺保護項目。

  為重振“中國界牌”陶瓷雄風(fēng),衡陽(yáng)縣把陶瓷產(chǎn)業(yè)作為第一支柱產(chǎn)業(yè)來(lái)培育。

  2016年,衡陽(yáng)縣建立省級界牌陶瓷工業(yè)園區,著(zhù)力振興界牌陶瓷產(chǎn)業(yè)。

  2017年年底,總投資23.22億元的省重大產(chǎn)業(yè)建設項目衡陽(yáng)縣界牌陶瓷工業(yè)園基礎設施建設及園區配套工程整體開(kāi)發(fā)PPP項目開(kāi)工。

  衡陽(yáng)縣把握沿海建筑陶瓷產(chǎn)業(yè)向內陸轉移的機遇,加大招商引資力度,吸引建筑陶瓷業(yè)“大佬”紛至沓來(lái)。

  目前,界牌陶瓷工業(yè)園已與將軍陶瓷、銘輝陶瓷、文杰陶瓷等13家企業(yè)簽約,合同引資41億元,建設陶瓷生產(chǎn)線(xiàn)26條,年產(chǎn)值達14億元。

  今年,衡陽(yáng)縣力爭界牌陶瓷產(chǎn)業(yè)園引進(jìn)企業(yè)3個(gè),建成生產(chǎn)線(xiàn)4條,推動(dòng)陶瓷產(chǎn)業(yè)向高端化、綠色化邁進(jìn)。

  做優(yōu)日用瓷、藝術(shù)瓷,做大做強建筑陶瓷,把界牌片區打造成我國中部地區重要陶瓷生產(chǎn)基地,“中國界牌”正在找回往日榮光!
【編輯:唐錦 雷昕】
>>我要舉報

衡陽(yáng)日報電子報

衡陽(yáng)晚報電子報

回頂部 到底部